但当时他与时任市民政局党委书记商量后

在被查明的10宗受贿事实中,6人为李治臻的下属,其余4人为与李治臻有业务往来的商人。在任职广州宾馆总经理期间,李治臻接受合作经营宾馆商铺的天麟贸易发展有限公司经理陈珈伦的请托,为其谋取利益。从1996年春节到2002年春节,先后16次收受陈珈伦贿送的人民币37万元、加币2000元、美金5000元及两块帝舵牌情侣手表(经鉴定价值2.09万元)。

许千里时任广州市民政局副局长兼福彩中心主任。李治臻说,广州市福彩中心利润非常丰厚,是肥缺,这次分工不变,让许千里非常高兴,并主动亲近自己。不久,借在北京出差的机会,许千里送给李治臻5万元。此后,许千里多次送钱给李治臻。2008年至2011年春节,许千里每年贿送5万到12万元不等。

从2009年开始,广州市治理领导干部在事业单位、企业和协会兼职的问题,许千里被免去福彩中心主任职务。在李治臻的帮助下,改任副巡视员的许千里成为福彩中心顾问,继续插手福彩中心的工作。

广州中院审理认为,在法庭审理期间,李治臻否认了公诉机关指控的大部分事实,仅承认受贿100余万元。李治臻虽主动归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但在一审宣判前翻供,依法不认定为自首。另外,李治臻虽有检举他人犯罪的行为,但侦查机关经侦查认为李治臻提供的他人犯罪事实及犯罪线索不属实。故李治臻立功情节亦没有被认定。

判决另外认定李治臻为广州市朗豪坊贸易有限公司的负责人杨志敏谋取利益,收受贿赂15万元、加币1万元、港币1万元及金项链1条。

广州市灏展计算机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和广州市金宇计算机技术服务有限公司汪君与福彩中心有业务关系,李治臻为其谋取利益,收受贿赂人民币22万元、美金5000元、黄金耳环1对、女装帝舵牌手表1块、男装浪琴牌手表1块。

李治臻收受广州市六福木器厂负责人何汉洪的贿赂5.4万元、海柳烟斗1个、博古架3个、佛像茶座和座椅1套、太师椅2张、榆木办公椅1张、鸡翅木鞋柜2个、玉石彩雕1幅。

除了许千里,还有多名民政工作人员向李治臻行贿。包括市民政局原副巡视员易家顺、市民政局殡葬服务中心原主任梁振科、市民政局原副局长越健泉、市民政局机关服务中心综合部原部长方盛荣、市福利彩票发行中心原副主任翟谷纲。梁振科供述,为了从殡管处调回收入丰厚的殡葬服务中心,自2008年8月至2012年1月间,他先后5次给予李治臻共计53万元。

2009年年底至2012年1月间,李治臻帮助越健泉谋取利益,收受其贿赂人民币60万元、加币1万元及金条2根。在干部提拔过程中,李治臻帮助翟谷纲从一名正科级提拔为福彩中心的副主任,2011年8月翟谷纲主持福彩中心的全面工作并担任法人代表。2010年年底,李治臻收受翟谷纲通过许千里贿送的美金1万元。

判决书认为,李治臻先后16次收受许千里贿款共计人民币99万元、美金2万元。

在任期间,李治臻帮助司机方盛荣谋取利益,收受方盛荣贿款人民币3万元。后方盛荣任职广州市民政局机关服务中心综合部部长。

易家顺从师级干部转业到民政局后,因连降2级,寻求李治臻的帮助。第一次获得提拔后,即向李治臻送上5万元。随后,易家顺从调研员到民政局机关服务中心主任,再到安置处处长,最后到民政局副巡视员。共贿送李治臻人民币67万元、加币1.8万元、港币5万元、美金2000元、澳币5000元。

在广州市民政局腐败窝案中,落马的还有广州市民政局原副巡视员许千里。据李治臻供述,2007年他到市民政局报到前,已经听说过许千里有来头,胆子大。按惯例,单位有新领导上任,都会适当调整班子成员的分工,但当时他与时任市民政局党委书记商量后,决定对许千里的分工不变。